首页|资讯|通知|政策|规划|国家|地方|院校|专业|科教|人才|课题|论文|数字|培训|校企|国际|竞赛|教材|产业|企业

湖南农业大学:探索“3D”新模式 培育卓越职教师资

2018-04-24 作者:陈岳堂 来源:《光明日报》( 2018年04月24日 10版)栏目: 教师发展
    分享到:

    湖南农业大学与蓝山职业中专学校共同举办乡村卓越职教师资培养培训政校企协同论坛,来自学校、企业的代表进行了深度研讨。

  在振兴乡村过程中,一个职业学校培养出来的优秀学生,往往能用一技之长兴一个家庭,富一方百姓。如果是培养一个卓越的职教老师,那就是“培育一粒种子,带动一个专业,服务一群产业,扶持一方经济”。以前,卓越职教师资关门培养,缺乏与职业中专学校直接对接,往往培养的师资用不上,需要的师资又没有,严重影响职业学校教师能力的提升;招收职教师范生大多面向普高生,这些学生对职教缺乏认知,毕业后不愿意回乡,而乡村职业中专学校在发展过程中急需大量对口师资。据此,湖南农业大学逐步探索和完善了“三界(Demarcation)协同”+“三双(Double)共生”+“三维(Dimension)递进”的“3D”新模式,培养善乡愁、会乡技、懂乡知的乡村卓越职教师资,破解乡村卓越职教师资“教不好”“下不去”“留不住”的难题。

三界(Demarcation)协同,优化培育机制

  “三界协同”是指由政府主导、学校(培养学校、包括本科院校和中职学校)主训,业界(产业界)主求,三方形成的协同机制。即县乡政府根据当地社会经济需求,规划乡村职教师资需求数量和结构,落实编制,提出招生计划和保障教育经费;企业根据市场需求提出专业设置建议、师资培养规格、乡村职教师资实习基地和兼职教师;培养院校根据乡村卓越职教师资成长规律,面向中职学校招收相应专业学生,与中职学校、企业协同定制培养。

  首先,共同调研市场需求。由县区有关部门组织,培养学校和企业参与到各县区乡调查专业、教师规模和规格需求。其次,共同确定培养目标。根据市场调研需求,共同确定乡村卓越职教师资的相关专业知识、能力标准和人才规格。再次,共同开发学习内容。根据培养目标确定学习内容,制定培养方案、课程标准,编撰教材。最后,共同开展教学活动。组织培养学校教师到企业研修、企业兼职教师到学校授课等,深化校企合作,扎实推进产教融合,努力提高人才培养质量。

三双(Double)共生,优化培育质量

  “三双共生”即在实施“双导师、双基地、双证书”乡村卓越职教师资培育过程中,三者之间相互融合、协同共生。“双导师”是学术教育,“双基地”是实践训练,“双证书”是“双导师、双基地”培育形成的乡村卓越职教师资的结果。

  一是创设双导师,加强乡村卓越职教师资知行教育。所谓“双导师”,指为乡村职教师资配备校内校外两位导师,分别指导职教师资的校内基础理论学习和校外教学实践课程的学习,两位导师共同担负对职教师资的教育职责,各有侧重,在对职教师资的培养教学活动中具有同样的指导作用。不仅包括对职教师资的学习、生活、品德养成等方面进行个别指导,还包括对两位导师的任职资格、工作职责、工作规范等多方面进行评价、监管。严格标准,确认导师人选;制定制度,明确导师职责;双向选择,强化导师责任。

  二是创建双基地,加强乡村卓越职教师资能力教育。所谓“双基地”,即在实践中创建培养乡村卓越职教师资的校内培养基地和校外实习基地。根据培养标准定基地、根据学校学科谋课题、根据研究课题派学生。学校目前已先后在河北、广东、辽宁、江苏、重庆、福建、黑龙江和湖南等省市建立了42个乡村卓越职教师资培养培训基地;在全国开展卓越教师培训,接受福建、云南、贵州、海南和广州市等地委托培养卓越教师19期以及各种短期培训共计超过2200人次;培训国家和省级骨干教师专业带头人766名,有效地提升了在职教师教学水平。

  三是创立双证书,加强乡村卓越职教师资资格教育。所谓“双证书”,即高职毕业生在获得学历证书的同时,获得相应的职业资格证书。学历证书是指受教育者在国家学制系统内完成了一定教育阶段某一层次的学习任务所获得的文凭,是受教育者学习经历的证明,是综合文化素质和受教育水平的反映。职业资格证书是表明受教育者具有从事某一职业或岗位所必备的学识和技能的证明,是受教育者求职、任职、开业的资格凭证,是用人单位招聘、录用的主要依据之一。学校展开广泛调研,设计双证书培养方案,设置双证书选修课程,修订教学计划,实行考教分离,严格资格考核。开展农村职业中学免费师范生教育,近两年先后招收农村职业中学免费师范生146名,强化了乡村职教师资素质。

三维(Dimension)递进,优化培育路径

  “三维递进”即技术、教术和学术形成一个由低到高的阶梯培育路径。乡村卓越职教师资的培养以技术教育为起点,经过教术的培育,继而上升到学术的层面,这个过程是阶梯递进的过程。

  技术面向预备职教师资培养阶段,即中职教育阶段。技术,既指职业教师如何把技术技能传授给职教学生,又指如何指导职教学生进行技术学习。以培养技术技能为主的中职预备职教师资培养阶段采用“校校企”模式,即招生院校、中职学校和企业联合为职教师资培养预备生。技术型预备职教师资关键在于技能性,在其教育目标、教育内容、课程设置上更偏重于实践性、社会性和基础性。中职学校在预备师资培养方面应注重学科性和职业性、师范性,在培养目标上倾向于职业技术的教育导向,体现乡村职业职教师资的技能性。

  教术面向优质职教师资培养阶段,即本科教育阶段。教术,即教育方法,指在一定的理念指导下形成的实现其教育目标的策略性途径。以培养教育教学能力为主的本科优质职教师资培养阶段采用“政校校”联合模式,先后开办28个专业“乡村卓越职教师资实验班”。教术型优秀职教师资关键在于教育性,在其教育目标、教育内容、课程设置上更偏重于理论性、专业性和引导性。

  学术面向卓越职教师资培养的阶段,即研究生教育阶段。学术,是指系统专门的学问。以培养学科学术能力为主的研究生卓越职教师资培养有两条路径,实验班保送和中职教师在职攻读。学术型乡村卓越职教师资关键在于研究性,在其教育目标、教育内容、课程设置上更偏重于反思性、探索性和科学性。学术型职教师资在培养目标上倾向于科研思维和职业技术教育研究,突出乡村职业职教师资的卓越性。

  湖南农业大学在探索乡村卓越职教师资培养培训过程中,率先走出了一条示范引领、实践创新之路,并取得了丰硕成果。自2010以来共培育乡村卓越职教师资本科层次1116人,全日制研究生374人,在职研究生356人,其中专项贫困生453人,对口就业305人,农村职业中学免费师范生146人;在人才培训方面,面向乡村职教培训62期共32432人,为乡村职业教育发展提供了人才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