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资讯|通知|政策|规划|国家|地方|院校|专业|科教|人才|课题|论文|数字|培训|校企|国际|竞赛|教材|产业|企业

支教,只是一个动词

2017-01-11 作者:黄路瑶 孙琳黎 来源:未知来源栏目: 教师发展
    分享到:

如果有机会,你是否愿意,入一座大山,去一个村庄,守一所学校,教一门课程,陪一群孩子,拥有一段特殊而有意义的人生经历?

这是田满坐在大凉山支教一年后,发表在贴吧上的一段话。

当记者碾转多次,联系上这位武汉海事职业学院毕业生时,田满坐还有些抵触:“采访可以,我也可以提供照片,但是一定要给照片打上水印,这是规定,防止被不法分子利用图片,说自己要去支教,要给山区的小朋友捐物资。”

 

目的地: 3000多米的扎甘洛村小学

田满坐出生于湖北省恩施市利川县郊区的农户之家。2015年,即将大学毕业的他无意间看到一条关于大学生支教的帖子,看到孩子们穿着单薄的衣裳,坐在破败的教室里专注地看着黑板,那一双双眼睛仿佛看进了他的心灵。“我要去支教。”这个念头仿佛杂草,被春风一吹,在他的心里不可抑制地生长。当别的同学都在寻找实习公司,田满坐则开始四处寻找支教组织,参加教师专业培训。同年7月,在说服了家人并与支教组织取得联系后,他立刻踏上了前往大凉山的征程。

32小时的硬座火车到达成都,再转6个小时的大巴到达西昌。那时候,入山公路还没有修好,当地又下了暴雨,20里的泥泞山路无法通车,他步行十几个小时,才到达大凉山腹地美姑县。在美姑县休整了一晚后,第二天一早田满坐又步行8个小时,最终到达了彝族自治州的腹地,也就是目的地——平均海拔3000多米的扎甘洛村小学。

虽然做好了面对艰苦环境的准备,他还是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满是泥水长满野草的操场、破旧的课桌椅、孩子们身上沾满灰尘的衣服……大雨刚过,教室的屋顶被大雨吹翻, 正等待修缮。田满坐回忆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不敢相信还有孩子在这样的教室里上课。”

 

教学生:保证所教的东西都是对的

200多个彝族孩子,6个老师,意味着巨大的工作量。在小学里,田满坐一个人要教一个年级的数学、语文、体育三门课。小学生思维活跃,上课喜欢问一些天马行空的问题。为了给出合理的解释,他每天都要备课到深夜,上课讲的每一句话,他都提前写下来字斟句酌,再查询一下相关资料,防止学生问的问题自己回答不上。他说:“我可以教得不好,但我要保证我所教的东西都是对的。”

扎甘洛村小学超龄上学的学生很多,甚至有19岁20岁的青少年还在上小学,他们之中大部分拼音认不全,甚至连最基础的生活技能都不知道。

为了让孩子们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田满坐与同去支教的老师一起,将“洗头、洗脸、洗手”纳入正式课程。给每一位学生都配备小脸盆、香皂、毛巾,每天制作课件教孩子们洗漱。

这里孩子们从未走出过大山,相互交流都是用彝族语言。田满坐到来以后,从最基础的拼音教起,让孩子们学会讲普通话。“有时候我和同伴讲讲家乡话或者四川话,但是只要我看到孩子们在身边我就一定会换成普通话,因为孩子们会不由自主地模仿老师。”田满坐说,“就像有一回上课的时候我用土豆做比喻,教孩子们数学,第二天他们就给我带了很多的土豆来学校。”

 

烤土豆:六个老师吃了一整个学期

今年7月13日, 四川成都大熊猫养殖基地树荫环绕,绿意盎然。身穿印着龙猫图案T恤的田满坐与同伴观赏着国宝大熊猫,削瘦的脸庞洋溢着青春的笑容。这位到四川凉山支教一年的老师正在享受他难得的假期,但成都的熊猫与火锅,没有留住田满坐,他的胃和心早已被大凉山的孩子们用一颗颗土豆紧紧包围。

土豆,对于凉山的孩子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事物。高山地区,物资匮乏,贫瘠的土地只能种土豆。这里的人们,一日三餐都是面条、土豆和榨菜。与此同时,山区的交通极为不便,从小学到最近的集市,需要步行4个小时,一切物资只能靠人力或者马运输。大雪封山的时候,去不了集市,烤土豆成为田满坐唯一的主食。

然而,土豆似乎从没有吃完的时候。那一次学生给他送的土豆,他们六个老师吃了一整个学期。